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我国货币政策不会大变

  “已经够吃了”,对于上半年货币供应量是否偏紧的问题,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戴根有打了一个比喻:四十份饭,四十个学生,如果分配均匀,刚刚好,每一个学生都能吃饱。

  这是一个不坏的比喻——用吃饭来描述上半年全社会资金供求关系。控制流通中的货币总量与总需求保持基本平衡正是戴根有领导的部门职责所在。因此,对于戴根有司长来说,“够吃”,即保证了资金供给和需求的总量平衡,就意味着“上半年货币政策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没有多少人比戴根有更加关心“货币供应总量”,思考“够吃”对于每个人意味着什么。人们感受到的现实是,资金分配并不均匀,“有人没吃饱,或干脆没吃着,而有的人已经吃撑着了”。2002年5月份央行银行监管一司对于四大银行大额不良贷款状况及成因的调查显示,80%的贷款集中于20%的“优良客户”,而大量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县域经济却因为得不到资金支持而陷于困境。戴根有并不回避这一问题,但是,他认为,这种状况并不是管理总量的货币政策造成的,而是一个“金融的结构性问题”。

  “基调是稳定,不会有大的变化”,戴根有明确地告诉记者。在货币政策上半年执行报告即将出笼之际,戴根有司长对本报记者的这番表态,或许正反映了下半年央行货币政策的基本走向。进一步放松银根不可行

  “目前的货币政策正合适,整体不存在问题”,戴根有虽然说话温和,但是显得非常自信和肯定。

  据央行统计,广义货币和狭义货币,即M2和M1——前者是指全部流通中现金加全部公众存款,后者指全部流通中现金加公众存款中的活期存款——上半年分别同比增长14.7%和12.8%,高出同期GDP增长达7个百分点。近几年,广义货币增长比经济增长加物价上涨之和平均高7个百分点左右,1990-1997年,广义货币年均增长比经济增长加物价增长之和,也大体是高7个百分点。

  另外,近几年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指银行扣除6%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之后的准备金,又称备付金)比率一直保持在7%左右,6月末已经高于7%,反映目前商业银行的头寸比较充裕。因此,金融机构总体支付能力一直比较充足。

  货币市场利率持续稳步下降,1998年初为8%左右,目前已降为2%左右;国债发行利率1997年为11.83%(10年期固定利率国债),目前已降至2%(7年期固定利率国债)。这几个主要指标也表明,近几年资金一直不紧。 通货是否真的紧缩?

  7-8%的GDP增长还叫通缩?14.7%的货币量增长还叫资金紧?当记者提到有学者一直呼吁人们关注通缩压力、资金偏紧的时候,戴根有反问记者。

  去年9月份以来,消费物价重新出现负增长,同时财政部又明确提出财政政策将逐渐淡出的目标,于是,有学者对当前通缩的压力表示了空前的关注,大声呼吁实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支持资本市场的发展、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

  “我们认为,目前14-15%的货币供应量增长是基本适度的。经济增长7%,物价为0%,不考虑经济结构调整和体制转型,实体经济提出的货币需求应该为7%。现在增长14%,实际已考虑了结构调整和体制转型的因素。”

  更令戴根有担心的是,如果在现有基础上再大量增加贷款和货币供应量,虽然对短期经济增长会有一些刺激作用,在中长期至少会出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不良贷款问题会异常突出,金融风险会进一步加剧;二是通货膨胀压力会进一步加大。从中期发展趋势看,随着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深入,储蓄转化为投资的渠道更加多元,货币流通速度会加快,货币供应量的增长速度应该会有所下降。

  在中国,保持这么高的GDP增长怎么还会有通缩压力呢?戴根有的解释是,目前中国出现的物价下降,如果一定要用“通货紧缩”这个词来表达的话,那也只能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通货紧缩”。在经济增长稳定达到7%以上的宏观经济背景下,对物价下降他本人“一般不用”通缩这个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解。现在关于通货紧缩的几种定义(据说有三种)本身在逻辑上就是有问题的。直接说物价下跌,再对物价下跌进行具体分析,这不是更好吗?降息悬念

  降息的所有呼吁都集中在消费价格指数(CPI)的持续下降(见附表)。居民消费价格从2001年11月份以来,连续7个月负增长。但是,从月环比指数看(比上月),消费物价负增长是今年3月份开始的。有学者强烈呼吁,如果到6月份CPI还下降,那么在CPI连续四个月下降的情况下,央行应该考虑再次降息,扩大资金供给以刺激消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